今天是

25/20℃ 詳情


您當前的位置 : 臨安新聞網 > 今日臨安 > 聚焦臨安
從湖到“湖”,甲子變遷
發布時間:2019-06-17

武林門往西40公里,只有它在一個非常集中的時段內左右了1500余戶人的生計和將來。這一點,余杭南湖沒有、江西鄱陽湖沒有,甚至連杭州西湖也沒有。

她,是青山湖。我,就站在青山湖邊。

不知道是不是機緣巧合,青山湖的輪廓像一只展翅東飛的喜鵲,活力而且生動。如果再仔細一點,甚至還可以看到它銜著一根枝條,沒有風塵仆仆卻是遠方歸來——她帶著上世紀的記憶,染著一個甲子的變遷。

其實有點不太對得起她,幾十年間,我一直沒能像今天這樣好好看她。經常從她身邊經過,去往昌化,去往歙縣,去往更加被人記識的黃山……突然才覺得,她一直就在那里,心平如鏡、含蓄積淀和凈化內斂。

我過而不理她,她不氣惱;我來看她,她也欣然接納——看或者不看,她依然氣定神閑,迎送每一個來了又走的你我。

明明還是那個經過的湖,包圍于青山之中——但怎么,是記憶中的青山,卻已不再只是一個青山湖了。她正在變成一個越來越高貴而沒有人工雕琢痕跡的湖。倒是那一年12月18日建水庫前的聲音似乎還在,鍋碗碰撞、牲畜群動,鄰里的和氣還有離鄉的情緒,一絲絲,一縷縷,一聲聲地像刀一樣刻在了空氣里,融化在空氣下面的湖水里。甚至,慢慢就浸在那一代人心里,然后是第二代、第三代。再后來,情緒和鄉愁微觀到了血脈和遺傳,烙印到了永生。

那個時候,看著水漫岸低,他們想過耕種的田地嗎——田地早已變成湖水的里子,冬生暖夏生涼;他們牽掛自家的一磚一房嗎——這些已經變成一種心里的力量并讓另一個所在更加祥和;還有,他們會記得“這一塊”、“那一片”周邊的樣子嗎——那些山石和樹木都見證了今天的青山湖,它們覺得驕傲嗎?是它們讓今天人們的生活更幸福了嗎?

我邊走邊想:一切,都變了,像一個孕育的嬰兒蝶變成了一個讓人中意的姑娘。

現在的青山湖,的確就是一個讓人贊許愛戀的姑娘——湖水實在太清澈了,又那么安靜,像一個美人慵懶地躺在綠茵茵的草地上;身旁的綠和青又像是她的自然拖曳的裙擺衣袖,沒有一點俗氣;還有那一棟棟需要仔細些才能看到的房子,不正是她頭上若隱若現的發簪嗎?

美,不只在這些外表,因為外在容易讓人覺得膚淺。青山湖的“美”當然不只有目力所及,更多的內涵是通過這一湖水以及湖和山的協調所表達的文化承啟、遠近之析、利害取舍,以及對自然和發展相平衡的敬畏之心。

一直想有機會寫一點有關青山湖的文字,并通過這些文字讓更多人看到她的表和里,看到她的過往滄桑和現在涅槃。此湖多情,一經相約,便矢志伴在心里一生。

今天,錢江晚報和臨安區委宣傳部聯合推出大型文化系列報道——《遇見青山湖》。希望大家一起思考:我們最需要關心的是什么?青山湖的最大變化是什么?這一湖水,對臨安對杭州,最大的意義又是什么?

我停下腳步:昔日青山,已成今日繁城。

山嶺逶迤綠依在,碧水朱欄彩常新——秋收核桃雪觀坡,春雷取筍夏枕波。世易時移,春和景明未離,夏暖時節相續。所以,很為臨安幸運,既擁有昨天的故事,又歡踏著今天的新時代。故事賦予她歷史感、儀式感般的深沉;新時代又使她充滿了年輕的氣質:姣好的身材、絲滑的皮膚,和含蓄豐滿的內涵。

我下次還會來,青山湖,我們像老朋友一樣告別,猶如來時的遇見,迷離,驚喜,而且心生愛憐。

從湖到“湖”,甲子變遷

本報首席記者 鮑亞飛 記者 王磊

雨聲著實動人,惹人情思,索性披衣、點燈、提筆……

在洞霄宮那一晚,林逋聽了一夜秋雨。

白天尚是“碧澗流紅葉,青林點白云”,到了日暮卻淅淅瀝瀝起來。

雨落在芭蕉上,格外清脆。有誰,與我一樣,枕著這同樣的雨打芭蕉久久未眠;60多里外的西湖邊孤山上,梅花可白,白鶴可乖?此刻是否與我一樣也在因雨而思?

林逋游歷洞霄宮的具體時間暫不可考,但大抵可信當時他已隱居杭州西湖,結廬孤山。這個被后世冠以梅妻鶴子的男人拒絕了北宋皇帝的征召,只覺青山綠水與己情意相宜,二十年不至城市。

他的足跡,只愿踏入湖山。

臨安洞霄宮所在的青山湖附近景致想來是能入他青眼的。

或許,他在看山聽水的時候,還想起了他與臨安的一點淵源:祖父曾出仕五代吳越國王錢镠,“為通儒學士”,錢镠恰為這片山水所孕育。

林逋這夜的詩留存了下來。他作詩向來隨就隨棄,自己從不留存,有人問他何不錄以示后世,答曰:不欲以詩名一時,況后世乎?

如此孤傲,如此隱士。

和隱士林逋相類,青山湖也頗像一位遠離塵囂的隱士,不炫耀不刺目,不爭不鬧,安安靜靜,藏在臨安城的東面,庇佑一方。

“青山”首先是一座大山,山名得之于林木青翠,之后以山名鎮,有了青山鋪、青山街、青山鎮。

青山之名,史籍記載始于唐,強盛而長照。

發源于東天目山的南苕溪穿山渡風而來,流過臨安,流過青山,再流向余杭。可以不夸張地說,青山作為臨安的東大門,臨安的發祥和延展一直未曾離開過它。

最早的模樣可能是一些石器。它們統一被打磨過,大抵是一些生活用具。秦征越地之后,青山就是百越民族遷移的途經之地——山與水、城與鄉、文與野、交與往都需要依仗青山的開放與謙和。

因了這“通衢”之地,古往今來,戰斗無數:錢镠伏兵退敵、顧全武中伏被擒、太平軍解天京(南京)之圍,甚至到了后來的抗日戰爭,青山這一帶曾多次發生戰爭。

當然,它還是官道——杭徽公路未修之前,有一條在苕溪北岸的路,可以從杜木橋入境,經青山鋪,過百里崗,越長橋,入衣錦城(臨安)。這條路繞不開青山。東晉葛洪走過,唐末錢镠走過,北宋林和靖(林逋)走過,明代徐霞客走過,無數的百姓也走過。

青山湖,是林和靖寫詩一千多年后才有的名字。這個地方原先只有一個潭。

潭由山成。

《臨安縣志》載:“……邑西南四溪之水,至此會流,乃一縣之水口……”因為“湍急流短”,河道多潭,中有“會錦潭”,潭中多魚,除鯉、鯽等還有潮魚。

會錦潭就是青山湖的前身。

歷史的風,在青山間吹拂,吹向山下的那一潭碧水。會錦潭很老,青山湖卻很年輕。

1958年筑壩建水庫的青山湖,是因為南苕溪,從會錦潭變成了如今的模樣。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南苕溪溪道多灣,桀驁不馴,一遇洪水,頃刻汪洋澤國。“大水”,成了史料中最多見的一個詞。

1129年五月,臨安大水。

1274年八月,大雨,天目山崩水涌,臨安民溺死者無算。

1602年五月,大水,縣治水深四尺,青山受災更重;

1644年,天目山洪暴發;

1911年,南苕溪大水陡漲,農田被淹,毀屋無數;

……

史志文獻記載,從12世紀到20世紀的780年中,臨安大的洪災20余次,平均35年一次。

當地人有記憶的最嚴重的一次洪災是63年前的1956年8月1日,受臺風影響,天目山洪暴發,南苕溪泛濫,西險大塘多處潰決,南渠河橋梁被沖塌,平時溫順的河水瞬間變成了狂暴兇猛的野獸,吞噬著所到之處的一切。

面對天災,難道只能眼睜睜看著家園被毀,真的束手無策?

兩年后,對這個問題的回答來了——1958年12月18日青山水庫開建,6年后,原先相對的公山、姥山,匯聚臨安西南四溪之水的“一縣水口”之地,被一道人工大壩連接在了一起,青山湖出現在世人面前。

有一些永遠地失去了。會錦潭連同臨安十景之一的“錦潭魚躍”,淪于青山湖底;6000余人看了最后一眼自己的家,一步一回頭地離去,今后或許只能在夢里再見到這祖輩生活的地方;1.5萬余畝良田,還有那些曾經的繁盛街市和人間故事,一并塵封水下,與時光隔絕。

有失去,也有得到。青山湖集天目萬山之水,保護了下游西險大塘的安全,杭嘉湖東部平原96萬畝高產糧田從此可高枕無憂旱澇保豐收;水庫的建成,也給當地帶來了灌溉、發電之利,灌溉面積近10萬畝。

在此后的數十年里,雖仍時有汛期暴雨,但憑借了青山湖的屏障,攔截住2億多立方米洪水,臨安和南苕溪下游的百姓得以安然度日。

或許,在不少外地人眼里,青山湖只是一個風光旖旎,和其他城市的湖泊看起來無甚區別的景觀湖,但對當地人而言,青山湖的意義早已超越了風景、灌溉、發電之實際功用,因了它的存在,保了一方水安,護了一方境寧。

湖之價值,不在大小,不只風景,更在于是否福澤一方。

青山湖,沒有千島湖的千峰秀色,沒有西子湖的人文積淀,但對臨安來說,她就是獨一無二。

十一年前,我曾在青山湖邊住過數天,當時的感覺僅停留在綠樹環繞、水色青碧,聞到的氣息是自然的味道。很多杭州人對青山湖的觀感與我當時類似,殊不知,就在這十年里,青山湖正在進行一次前所未有的華麗轉身。

作為臨安新的動力引擎,青山湖將是臨安的發展之湖。

十年前的冬天,湖的東面,青山湖科技城打下第一樁,預示著臨安經濟發展的新的春天即將到來。

從誕生之日起,青山湖科技城就肩負著開辟一個“浙江硅谷”的使命。

十年生聚,十年淬火。這座占地115平方公里的科技新城,不負眾望,挑起了“杭州城西科創大走廊重要一極”的擔子。這里,已然是高端產業和高新企業的集聚地。

又一次來到青山湖邊,置身青山湖科技城,這一次,我聞到的氣息是創新的活力。的確,高新技術產業占規模工業80%以上,引進科研院所、高校和企業創新載體46家,誰都必須承認:這里是浙江創新資源最密集的區域之一。

以前,臨安只有一座城,在功臣塔旁、錢王陵邊,那是身背千年歷史的老城。現在,臨安人會告訴你,臨安有兩座城,還有一座叫青山湖科技城。兩座城之間,夾著青山湖。

青山湖還在繼續嬗變,繼續給出驚喜。

兩年前,沿青山湖畔的“濱湖新城”建設啟動,一個依水而興的“生態新城”開始了五年的歷程,把目標直接瞄準了“杭州都市區新綠心、臨安城市發展新核心”。

杭州與青山湖的第一次遇見,湖在千年時光里沉積下了文化的吉光片羽;第二次遇見,湖用大壩偉岸的身軀給了一個免遭水患的安定;第三次遇見,湖又以一個華麗的轉身捧出一片創業創新的熱土和山青水碧的生態之城。

每一次遇見,都是一次驚艷。

每一次遇見,又是下一次遇見的約定。

來源:錢江晚報    作者:    編輯:錢弘
版權和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臨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臨安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臨安新聞網”,違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臨安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聯系電話:0571-63715099。
臨安發布微博
臨安發布微信公眾號
今日臨安微信報
今日臨安公眾號
中体彩